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联系我们

残疾男子13年“单骑走天涯”行遍中国 下站香港

  13年来独行30万公里、2524个市县 近日抵达广州 他忘不了鼎湖山上的好心人

  从1997年开始,历时13年,行遍全国2524个市县,独行30万公里。最西,他去过新疆喀什,最北,他到过黑龙江漠河。双腿萎缩,失去行走能力的残疾人郭福喜驾着手摇残疾车的“自虐”周游之举,是为了向世人证明:“正常人可以做到的事,残疾人一样可以做到,残疾人也可以自立自强”。

  等走完全国所有市县之后,他想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,成为全世界“走遍”地点最多、路程最远的残疾人。

  10月16日,记者联系郭福喜时,他正好到达了广州。为了节约住宿费用,他在睡袋里度过了一夜。他对此早已习以为常:“这13年来,大约有三分之二的时间要睡睡袋。”

  这些年来,他从未回过家,一路走过湖南、广西、海南、贵州、云南、青海、新疆、甘肃、宁夏、内蒙、吉林、辽宁、福建、江西……陪伴他的行头简单但却完备:除了一辆形影不离的残疾人手摇轮椅和一个厚实的睡袋,还有一辆残疾人专用的三轮摩托车,两个麻袋:一个装着厚衣服,一个装着修车备用的零件和工具。

  走在路上,他总是很显眼,三轮摩托车车牌上张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“扶残助残,挑战吉尼斯”。他告诉记者,本来车上还插有两面大旗,一路颠簸,被风吹走了。

  平时,他只用手机和外界保持联系。他还随身携带两个厚厚的文件袋,里面装有他所到地的政府盖章证明,还有一路上免其食宿的宾馆、招待所的证明,以及各地报纸的报道。他说,这些都是他行走的“见证”,是他最宝贵的财富。每每遇到刮风下雨,他宁可自己淋湿,也要保护好这些资料。

  因为走过的地方太多,这两个文件袋远远装不下,一大部分都陆续寄回了老家。他说,特别希望能在离开广东前,买到一份报道自己的报纸。他来得正是时候——广州即将迎来亚运盛会和亚残运会。

  1971年5月,郭福喜出生于湖南省常宁市关岭镇龙堰村的一个普通家庭。健健康康的他中考结束后,突然被诊断出“亚急性内风湿”。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郭福喜腰椎以下的肌肉就全部萎缩了,从此失去了行走能力。突如其来的打击对于一个花季少年来说,尤其残酷。

  收到梦寐以求的湖南师范学院寄来的录取通知书,郭福喜明白,这一切都已不属于他。他转到湖南残疾人中专职业学校,慢慢适应残疾人的生活,学得一技之长。

  1994年,郭福喜中专毕业,他没有自怨自艾,摇着轮椅独自南下闯荡。 在朋友的帮助下,郭福喜很快在广州市海珠区开办了一家钉珠厂。凭着一身的闯劲,他的生意蒸蒸日上。几年下来,他赚到的钱不仅清了当年治病欠下的债务,还在老家盖了一栋房子。1996年,当地一名女青年被郭福喜身残志坚的精神所感动,瞒着父母与他结成连理。

  1997年7月1日,郭福喜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——他卖掉了钉珠厂。“这个想法我酝酿了好久,我一直梦想通过车轮丈量世界,一睹祖国的大好河山。同时向世人展示残疾人不畏困难的勇气,并激励更多的残疾人朋友,不要向命运低头,正常人能做的事,残疾人也能做到;正常人不敢做的事,残疾人也敢做。我常常安慰自己,与那些先天残疾的人相比,我还是幸运的,起码我享受了16年正常人的生活。”

  郭福喜所经历的困难,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他的腿脚完全没有感觉,行走全靠两只手臂。晚上,他要把自己移进睡袋,露宿路边,然后把手摇残疾车收起来绑在三轮摩托车背后,把车上所有的行李都堆放好。早上起来再收拾好睡袋,驾车出发。

  “出门在外,什么情况都会碰到。有好人也有坏人。”郭福喜还有一次乞讨的经历。有一次经过安徽黄山,天有些暗,还下着雨。突然有人从后面冲上来,抢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和手机。他急忙护着自己的“证明”说:“钱全部都拿走吧,这些对你也没用,留给我吧。”

  身无分文的他饿了一天的肚子,到了晚上实在没力气摇车了,忍不住来到一家餐馆前,请老板给点吃的。这也是郭福喜唯一一次让他脸红的“乞讨”。店老板认出他是新闻报道中的郭福喜,免费为他提供了一顿晚餐。

  不过,他从不接受好心人的交通“施舍”。他说,有一次摇着轮椅登上了海拔6000多米的唐古拉山脉,由于缺氧昏迷了过去。路人好心给他吸了氧气,要求用车送他下山。郭福喜执意拒绝了好心人的建议,坚持靠自己走完全程。

  眼前的行头,已经是他的第五部手机、第八辆车、第二个睡袋。遥想当年办企业时,他在餐馆被当成了乞丐,给了他两元钱。郭福喜就渴望能用实际行动为残疾人争光,继续前行。

  在肇庆的一次经历,让他更深刻地认识了广东。今年9月份,他走到了肇庆鼎湖山,摇着残疾车正在路上走,一辆路过的轿车在他旁边停下询问,得知郭福喜也要去鼎湖山,车内的人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说是鼎湖山坑口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,嘱咐郭福喜上山后一定要打电话联系他。

  郭福喜觉得不便打扰,就没有遵守约定。“没想到这个人到了晚上还在街上找他。找到我之后,还免费为我安排了食宿。鼎湖山上的招待所都没有电梯,这个工作人员就背着我上楼。”郭福喜颇为感动。他后来才知道,那位好心人是鼎湖区坑口街道的党委副书记。

  郭福喜说自己一路得到好人相助。到达广州市区的郭福喜,住在吉旅连锁宾馆,听说他的故事后,宾馆负责人也当即表示提供免费住宿。

  面对走过的路,郭福喜坦言,也有打退堂鼓的时候。2002年,郭福喜摇着轮椅,沿滇藏公路进入西藏,只带了压缩饼干和水。在西藏波密县境内的一条高原山路上突遇泥石流,前后的路都被封住了,别无他径。

  郭福喜被困了一个星期,每天靠饼干充饥,渴了就抓把雪塞进嘴里。幸亏打通了救援电话,才捡回了命。那次,他有了回家的念头。“但是转念一想,有这么多好心人的支持和帮助,一定要走下去。”他历时3年走完西藏,手都起了茧,每当一个人在山谷中露宿时,他也会感到孤独和害怕,但这更加坚定了他走下去的决心。

  他算了一笔账,13年的时间,差不多花完了自己的6万元积蓄,但正是各地好人和政府的资助和住宿方面的支持,他才能行遍全中国。

  有些遗憾的是,他暂时没有机会踏足宝岛台湾,他希望能早日给自己的全国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,现在正在跟台湾方面沟通。如果顺利,明年就可以结束全部行程,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  之后的人生,他要用来补偿家人。对这种“自虐式”的周游,妻子从未反对过他。1997年离家之后的每年春节,妻子都会从家乡赶到郭福喜行走的所在地跟他团圆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网站简介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