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联系我们

家产千万的富公子原是负债百万的穷赌徒

  这名不到一米七的矮个子进一步介绍自己:“我姓郝名瞩,单身,28岁。家族企业有三个钨矿,资产千万。家父掌管陕西矿,开‘丰田’小车。老妈在武宁工业园一家涉外公司有股份,开‘福特’。我打理武宁和靖安这边的钨矿,开日产‘天籁’。我哥在杭州开公司,姐在武宁做木材生意……”

  女孩说,她叫邱瑟瑟,名字起源于白居易“琵琶行”诗中“枫叶荻花秋瑟瑟”的名句。又说自己刚大学毕业,在某单位工作。

  郝瞩说:“我很喜欢你富有诗意的名字,更喜欢你……”年轻“富公子”一句“我喜欢你!”让这个初涉爱河的女孩胸如撞鹿。这次见面,他们确定了恋爱关系。一星期后,瑟瑟让他住进了自已宿舍。

  2014年2月7日,郝瞩突然十分狼狈地出现在瑟瑟面前。他说赌博输光了钱,被家里赶了出来,向她借三千元。看到自己的男朋友一副落魄模样,善良的瑟瑟连想都没想就把自己压箱底的三千元钱全给了他。

  有了这次借钱的顺利,郝瞩每每和瑟瑟一番温存后,总会用事先想好的各种理由,不断向瑟瑟借钱。如投资表哥的汽配公司要钱;和朋友合伙买山要钱;三名合伙人中有一人退股要凑退;砍木料买油锯要钱;扩大山林经营面积要钱;还高利贷息要钱……瑟瑟积赚的那点工资,经不住他的一次开口就没了。她开始向家人、亲戚、朋友、同学借钱。甚至还到南昌“宜信”和“捷越”两家借贷公司,分两次帮他贷了八万元高利贷。

  这期间,她有了他们爱的结晶。她不好意思挺着肚子办婚事,着急摧郝瞩带她见未来的公婆,择定吉日。郝瞩非但没答应,还以他的父母不同意、事业暂不允许等为由,要她先打掉孩子。瑟瑟无语,只好独自去贷款(她已不好意思向任何人开口借钱了),独自去医院堕胎。受了委屈,本不想哭,但只要闺蜜问一句“你怎么了,还好吗?”她就会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  尽管这样,痴情的瑟瑟仍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,仍固执地认为“信任就是你拿枪打了我,我依然相信是枪走了火。”

  一天晚上,郝瞩一身酒气从外面回来倒床便睡,嘴里嘟嘟哝哝说了句、在瑟瑟听来如同晴天霹雳的话,他有个五岁的儿子!

  第二天,瑟瑟在电话中告诉闺蜜小聂。小聂立即意识到不妙!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小聂的丈夫帮她打听到,郝瞩不但有孩子,还有一个未离婚的妻子。就连他与朋友买山的事也纯属子虚乌有……

  在事情被证实的那一刻,瑟瑟崩溃了!且不说被骗十八万元(加上利息,尤其是高利贷息)于这个刚参加工作的女孩,是一笔数年都难以偿还的债务。更重要的是郝瞩夺走了她一个女孩最宝贵的贞洁。喊天不应,哭地不灵,她连死的念头都有!

  6月28日,在小聂夫妇的提醒下,瑟瑟强打精神催促郝瞩写了张十八万元的欠条。不成想,半个月后郝瞩又打电话向她借三千元,说是要出去赚钱还债。正考虑如何帮瑟瑟将这个骗财骗色的大骗子绳之以法的小聂夫妇,决定将计就计,让瑟瑟打电话叫郝瞩到某乡派出所门口来拿钱。

  7月14日上午,郝瞩开着他新租来的一辆广本CRV越野车来到约定地方。他已打好如意算盘,钱一到手就离开靖安,溜之大吉。待明白瑟瑟不是借钱给他而是要他还钱时,郝瞩二话不说调头走人,不料,被民警拦住。

  “瑟瑟是我女朋友,我们之间不存在诈骗。我欠她18万不假,但我都打了欠条……”在刑警大队审讯室里,郝瞩理直气壮为自己辩解。

  警方在郝瞩的苹果手机上发出通告:“郝瞩因为诈谝被刑事拘留,所有被其骗过钱财的联系187XXXX5698”。第一位现身的是被害女性赵德花。

  2013年3月,36岁的夜宵店老板娘赵德花,那颗久居寂寞的芳心被微信上一个“伤的想换心”的小伙子给掠去了。她是个直率的女人,连微信上的加友条件也很直率,“不是真的头像别加,小孩子别加”。

  还是那套“两个钨矿、千万家产、五辆小车、多套房子……”的说辞,赵德花就神魂颠倒地上了郝瞩的贼船。当确信这位富公子能带她发大财,德花就无心经营她的夜宵摊了。

  “我在山西拉了几吨钨,资金周转不过来,借我八千块钱。”又说赚了钱同她平分,和她合伙搞餐饮业,扩大店面经营,增加花色品种云云。听得德花两眼放亮,如同见到金山。

  八千元钱到手没两天,郝瞩以山西拉来的钨借仓库堆放要钱,买打矿机要钱等为由,又从德花那儿弄到一万元。几天后,郝瞩又以修理打矿机及矿上其他机器、小车被扣等各种借口,向她要钱。

  专案组在调查赵德花的同时,一名叫伍彩霞的女孩也进入了办案民警的视线月夏夜,在某洗脚城工作的伍彩霞到赵德花的夜宵店吃夜宵。背着德花忙碌的身影,郝瞩不失时机地过来敬酒。依然是那套牛逼哄哄、百试不爽的说辞。有了这次机缘巧合,加之别后微信传情,郝瞩轻车熟路地和这名“90后”处上了朋友。

  “我哥生了两个女孩,在家里很没地位。如果你能帮我生个男孩,将来就可以多得很多家产……”2013年金秋的一天,彩霞领路,郝瞩开小车来到桃源青溪一个静谧的小山村,上门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。

  瞅着这位开名车、穿名牌、善言说的“富公子”,彩霞的爹娘乐得嘴都合不拢。女儿是离过婚的,能找到这么好的如意郎君,真是烧八辈子高香了。于是乎,郝瞩顺顺当当住进了伍家。

  不久,彩霞见郝瞩一副愁容。郝瞩无奈地说,矿上机器坏了要维修,设备不够要添置,车辆要保养等等都要钱。他要独立,不想依赖父母。女友听后很感动,立即东家几百,西家几千,凑了二万三千余元帮他。“帮男友就是帮自己”,她己怀上郝家的骨肉,如是男孩,便是将来郝家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。

  一次,彩霞随男友入住酒店。趁郝瞩洗澡,彩霞在他手机上找到他“亲爱的妈妈”的电话,想给未来的婆家报喜。不料这一通电话,让伍彩霞瞬间从五彩云霞坠入无底深渊。郝瞩不但有妻有子,还因嗜赌穷得一文不名。

  郝瞩被彩霞父母扫地出门。在大街上,他的“天籁”小车又被彩霞领着一帮人堵住:“不还钱就扣车!”

  刚要走,郝瞩的车又被德花堵住。原来,他的车就停在德花夜宵店不远处。冤家路窄。和彩霞一样,德花也要到郝瞩一张十万元的欠条。为了面子,伍彩霞和赵德花打掉门牙往肚里吞,没向公安部门告发郝瞩。

  为筹赌资骗财、色与此同时,赴武宁的办案民警找到郝瞩的老家,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调查取证。2014年8月25日,靖安警方开始了对郝瞩的第二次讯问。如CT扫描,郝瞩的“五脏六腑”都暴露出来。

  1985年10月,郝瞩出生在九江市武宁县的一个小山村。父亲在他十岁那年去世,母亲靠做保姆带大三个子女。家境贫寒,为分担母亲的忧愁,哥哥打工,姐姐务农。

  6年前,郝瞩和秦红结婚。婚后,妻子开出租车,他经营小卖店。小俩口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,一个幸福的小家庭。家中殷实,手头宽松。应了“男人有钱就变坏”的那句话,郝瞩迷上赌博,家中积蓄很快输成负数,妻子绝望离家出走。而输红了眼的他,决意一条黑道走到底。从乡村到城市转战多个赌场,负数迅速变成负债。最后,背上一百多万赌债,2013年春节,郝瞩没敢在家过年,只身逃往靖安。

  在靖安,郝瞩依然是十赌九输,为筹赌资,他干起了骗财骗色的犯罪勾当。先是赵德花,再是伍彩霞,落网前是邱瑟瑟。三名女性均沦为他财、色欲望的双重猎物。

  欲壑难填。郝瞩逢人炫富,逮着机会磨快刀,无论同性异性。一次,某烧烤店老板介绍驾驶员梁轻舟认识了郝瞩,“他是九江人,家里很有钱,是败家子到处赌博、泡妞,没钱就到家里拿。”

  其实,郝瞩这时己先后被德花和彩霞、瑟瑟识破逐出门,赌博资金链彻底断裂。7月1日,他把租来的那辆日产“天籁”开进一家典当铺。典当业老板问行驶证上的车主为何是“蔡琼”时,郝瞩把地下长眠的父亲“刨”出来说事:“蔡琼是我爸爸的情妇。”三万元一到手,郝瞩便邀梁轻舟到南昌“好百年”汽车租赁公司。办理承租一辆广本CRV越野车手续时,租车方让梁轻舟签字。梁强调,“车是郝瞩租的,钱是他付的,出了事找他,我只管帮他开车。”碍着朋友的面子,梁轻舟还是签了字。直到郝瞩东窗事发,“好百年”找上门来,梁轻舟才知郝瞩是担保方,自己竟成了承租方。

  万恶淫为首,万劫赌为先。要不是邱瑟瑟报警,郝瞩不知还要祸害多少无辜者。仅2013年3月到2014年6月一年多时间内,郝瞩就先后从赵德花、伍彩霞和邱瑟瑟手中骗得人民币30余万元。

  2014年8月20日,郝瞩涉嫌诈骗,被该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。12月19日上午10时,县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审理,犯罪嫌疑人郝瞩对自已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12月30日,郝瞩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,并处罚金1万元。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一周人气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一周推荐文章排行榜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
网站简介版权所有